星期日, 7月 28

好久好久以前,
我看了一篇文章后,
我写了一封信给作者,
告诉他,
他的文章,
让我深深动容。
如今看到他,
想起那封信,
不禁哑然失笑。
当年的单纯与傻劲。
对已是中年的我而言,
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今天的我,恐怕不会
再对一个陌生人,
表达由衷的赞美。
日转月移,
春来秋去,
一切都在变啊!
只是对文字的信仰,
却始终没有改变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