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31

免费与无价

生命中许多美好的事物,

不但经常是免费的,而且

也是无价的。

~作家EJ Michael





星期四, 7月 30

名人名言

出生证书证明你是一个人,却不一定能活得像一个人,
结婚证书约束夫妻必须厮守终身,却不能保证彼此相爱一生。

~张曼娟

星期二, 7月 28

我的老人症

我的样子好象还没有变老,脑袋却开始老化了。
我常叫错我学生的名字:
洁萍,我会叫到诘仪,
家伟叫到家胜,子轩叫到子阳。。。
还好,他们不好意思骂我。
在家就不同了!
小展,我会叫他黑白,黑白我又叫到小展。
黑白是谁?
黑白是我家小小只的老狗,我常把小型的东西当成同类。
幸好黑白不会说人话,我叫它小展时,它只是瞄了瞄我,就没有反应了。
可是那个小展就不同了,每次我“不小心”对他说:黑白,你过来。
他总瞪着我,插着腰:小姨,你是不是有老人痴呆症??
太没礼貌了嘛!
不过, 我也怀疑。。。怎办?

星期日, 7月 26

敦马的言论

非马来人才是国家的主人?
马来人牺牲让步才能取得国家的安宁与团结??
这是敦马在其部落格“kaki dalam kasut"中的言论,结果是引来了五百多则的留言,或者,还会更多更多。
如果说赵明福之死激起了千层浪,那么我们前前首相的话就是让不平静的海面又再泛起了连连的涟漪,惹来华社各方的抨击。
自马来西亚独立以来,这个国家就是一个以马来人主导的国家,我们的官方语言是马来文,官方宗教是回教,还有大家心照不宣的土著特权。非马来人如何是国家主人?
马来西亚是我们的祖国啊!生长在这块土地里,我们都是马来西亚公民,公民不是该享有人人平等的国家资源,法律保护及一切权益吗?这不是一个世界性的公民概念吗?但身为国家的一份子,我们在马来人主导下,接受了新经济政策,接受了以固打制来提携马来人的事实,又是谁在其中作出了让步与牺牲?
我们每个人都是马来西亚的主人,都应该不分彼此,快乐生活,共同发展国家。
我们的国家本来很好,我们的人民本来没有种族主义思维。
一切一切的不好,是我们的政客不断地挑起种族课题。他们才是破坏国家和平团结的罪人啊!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是否该过分在意敦马的言论?敦马在位22年,生活在万人之上,有各种不同的人在他身边恭维,讨好,尊敬,仰慕,好胜强悍的他,退休下来也就无法调适平凡人的身份,于是,就有如一个要引人注意的孩童,以各种方法引起人们对他的关注,无论是褒是贬,重要的是证明自己的存在。
也许撇开是前首相的身份,撇开他为国家留下的后遗症,单纯的以一个八十多岁老人的身份,以言论自由的权力来看马哈迪,也许我们可以更宽容的看待他的所说所言,并且一笑置之。

星期六, 7月 18

刻苦耐劳的马来人

星期四晚,朋友载我回家。我们路过了一个马来新村。在这里,我看见汉堡包摊子,住家式的杂货店,餐馆,还有手机店,他们的灯,还是亮着的。我看了看时钟:已经是午夜十二时了。
我感到很惊讶,好奇地问朋友:那么夜了,为什么这里的马来人还在营业?
“现在的马来人都变得刻苦耐劳了。”
朋友的回答,好象给了我这井底蛙做了一次脑力激荡。一直以来,我对马来人的刻板印象就是随遇而安,够用就好,不会有强烈的赚钱企图心,如今,我看到另一种现象,是什么让他们改变了??
生活在物价高涨的年代,人口众多的马来家庭真得会面对沉重的生活担子。所以他们也得改变生活型式,变得勤奋刻苦了。
我想起政府对土著的照顾,我想起很多的贪官,我也想起在此刻还在为生活拼搏的这群人。原来在贪污腐败的体制下,受惠的人不多,而更大部分的马来人,依然活在中下阶层,为柴盐油米而烦恼。
为什么有308政治大海啸?在大马,搞马来种族主义不会弄垮一个政党,是这些搞种族主义的人还有贪婪的劣性,才是问题的核心,才会引起马来人民的反感与省思。
没有马来人这股助力,反对党不可能壮大起来,从正面的角度去看,这也是国家朝向两线制的契机。
当马来人也开始厌倦贪污腐败,当更多的非马来人对政治开始醒觉,当我们都渴望拥有一个更美好的生活,我们的民主路途不会遥远。
我们国家明天会更好的,我相信,您呢?









星期五, 7月 17

离奇命案

连串疑问,悲愤难过,是的,这是赵明福家人的心情,是民联党员的感受。同时也震惊社会里的每一个人。
生命不能无缘无故就没了!
他是父母含辛茹苦养育成材的孩子,他是他未婚妻下辈子的人生伴侣,他更曾为自己的生命注入无数的心血。
一个要步入人生另一个里程碑,在不久成为别人父亲的人是不会或无故自我结束的。 当中一定有问题存在!
也许反贪委会没涉及此事,但却绝对需为这起案件负起该负的责任。一个在盘问后离奇坠楼的人,一具在该总部发现的尸体。反贪委会实在不能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了事了。
一个证人何须盘问到深夜?他不是犯人不是嫌疑犯他只是一个证人,即使是犯人不是也得人道对待吗?
加影区市议员陈文华道出反贪委会种种流氓行为,给与证人诸多精神虐待,完全违反了文明的做法。而我们这些没任何背景的老百性,不幸被反贪局请去,又会遭到何种“礼待”?
反贪委会选择性办案更引起许多人的争议,反贪委会真正的功能是否已变质了,而成了政治的一种工具?
一个无辜生命的离世,暴露了国家执法机构的种种弊端,提醒人民我们的政府拥有那么多的不足,需要我们更多的努力,更多的声音。。。

星期三, 7月 8

基尔

基尔是个幸运的政治人物。
那么年轻就当上州务大臣了。如果他善用理财投资的能力去处理政务,相信他的仕途会一帆风顺,他会是巫统里闪亮的明日之星。
然而,作为一个执政党的党员,他有太多可以成为敌对党攻击的地方,一个雪兰莪夫人俱乐部,就让人对他印象深刻,形象鲜明。
千万豪宅,无论当中是否涉及舞弊,人民心中的疑团是更加深化了。
基尔作为当事人有必要清清楚楚交代金钱的来源,证明自己的清白,而政府若袖手旁观或敷衍了事,都会加深人民的不满。政客再不能像往常一样,把问题轻轻带过,就可以了无痕迹。
一个人的行为,是会影响自己及家人的名誉;作为巫统要员,他的一举一动不再是个人的。他的一切作为,影响了巫统的政治生命,
尤其308后。
巫统在基尔事件里,不要说要建立清廉形象,就是清除贪污的印象,也显得困难重重,再不妥善处理, 下次大选 ,巫统可能会重重挫败,而基尔,就是功臣之一。

星期一, 7月 6

浇水,种不出茁壮大树

特别喜欢树林中的参天大树,高大,茁壮,坚毅。充满生命力。
它们没有得到特别照顾,它们高耸壮大.
这是我佩服的地方.
在充满竞争的条件下,它们拼命往上长,争取足够的阳光.
在没有人呵护浇水的情况下,它们的根不断往深处伸展.
贫乏,让它长得高大坚强,不怕任何狂风暴雨.
一切岂是偶然?
受苦是上帝给植物给我们的一种机会,一种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