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31

分享

一片青草,
一棵蘑菇,
多漂亮啊。

星期五, 10月 28

语言

语言学者John Mc Whorter说要了解一个民族的文化,就要认识它的语言。
而我认为,语言不仅让我们认识了一个民族与其文化,语言,也让不同的民族,因此有了交流。
最近参加了英国文化协会的网上课程。因为这个网上课程,我与世界各国一心想学好英语的朋友有了交集。
来自埃及,印度或乌克兰等等的人,从一句"你好吗?"开始,谈起了彼此的国家,彼此的文化与生活。网上的交流也许不那么实在,却不能否定它存在的意义。那看似不可能的交谈,那以为一辈子不认识的人,却因为英语而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面子书上泛滥着同一个问题:我如何能使自己的英语更进步?"同时也充塞着许多的建议与资源分享。
学习另一种语言,也许不会改变我们的思想,却让我们有了更广阔的视野与胸襟,提升了原来的思维。

星期日, 10月 23

~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物走星移。~《最后的下午茶》龙应台

星期六, 10月 22

写信

看到关于写信给笔友的文章。封尘已久的往事又浮现于脑海,那段写信的日子~蓝色的信纸,一字一句,一行一页,文字的温度足以触动自己触动对方。
十五岁前吧,在笔友栏认识一个大哥哥,他叫晨星,住在吉打州,照片中的他留着稍长的头发,紧身衣服与喇叭裤子,黝黑的皮肤谈不上帅气,却是个老老实实的人。因为写信,我们开始了一段单纯简单的友情,他打开了我的视野,让一个井底蛙,在别人的故事里,看到了另一种生活,另一种人生。
高中在购物中心打工,认识一班年龄相若的朋友,与其中一个特别投缘,成了彼此的干姐姐干妹妹。
当各自回到自己的学校上课时,写信成了我们唯一 的沟通方式,年少总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在学业上我们总有诉不完的苦,说不尽的烦恼。
二十多岁认识一个漂亮又爱文字的女孩,即使在附近,我们也会用信函沟通,她有着精彩的爱情故事,自然也成了信函中的主要内容,这让平平凡凡的我,一边看信一边羡慕。
现在不再写信了,科技发达让一切变得简单快速,又有多少人愿意再去看那专属某人的字体呢?又有多少人有耐心写信来表达自己呢?这段属于年少的印记,美好,却无法回来。

我家有一条长长又幽静的马路。
傍晚,总会有些人在这里健走,
今天我也出现在这里,
走了两圈就想回家。

看到一位大叔还在慢跑,
我就放弃回家的念头,
继续吧,我对自己说。
再走了一会儿,
回家的念头又萌起,
那位大叔还在跑着,
一步一步往前慢跑,
我的脚步又再继续,
直到汗流浃背......

一个陌生人就在那时那刻
给了我一份激励与影响,
而他,也许并没发现我的存在。



星期六, 10月 15

 泰国国王普密蓬在周四逝世了,
这位在世上在位最久的国王的离开,
让泰国上下悲恸不已。
翻开报纸,看到泰国人民
有的号恸崩摧,有的泣下如雨。

我也看到一张国王弯腰
与平民交流的照片。
我在好奇,是什么原因,
让国王受万民爱戴?
就在那悠悠七十余年的岁月里。

在网上查到的资料:
泰国国王
才华横溢,
能文能武,
亲民爱民,
身体力行,
解决民众苦难,
调停了一场又一场的动乱政变,
化解了一次又一次的经济危机。

国王普密蓬是一种信仰
让国民仰视崇拜遵从。
这一切不会凭空而来。

我在脸书上看到朋友的贴文:
有一天我们的领袖年老离开了,
大马人民又会带着什么心情面对?

领袖的一切是非功过,
死后自会有一个定论。
我们的领袖们又是否在乎盖棺论定呢?





星期四, 10月 13

慢慢执迷,渐渐醒悟。
这个过程,到底多久?
也许十年,也许一年,
或者,就一天。

星期二, 10月 11

毎年的今天,
我总给她打电话,
就这样,二十多年过去了。
从未到二十岁到今天,
从青葱岁月走到中年,
我们很早己没在彼此的生活里,
却一直留在彼此的心里,
从来没有离开和遗忘过。

一句你好吗?
一句生日快乐。
就在每一年的今天,
我们的友谊  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