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6

男人又出现了,
他亲热地喊情人:
亲爱的,开门啊。

原来没有断过。

那天,
男人的妻子来了,
彼此吵了一顿,
情人不敢出来。
妻子很强悍,
又吼又叫,
企图挽回婚姻。

因为无助,
所以强悍。

最终
男人没放弃情人。

妻子后来明白了,
爱情里面,
没有了忠诚,
注定是一场悲剧。

悲剧结束了,
幸福才会出现。

星期四, 4月 23


生活,总会有疲惫时,
尤其面对无法掌控的挫折。

静下来吧,
看那些古老的树木,
无论风雨无论旱季,
总展现最美的生命态度,
昂首矗立,无畏无惧。

给大树一个掌声,
也给自己一句加油。

星期六, 4月 18

~世界各国教育体系和师生群体所拥有的多种焦虑、竞逐,在芬兰却都归于最根本的人性化思维,以行之自然、、不疾不徐、不争不抢的基本理念贯穿整个基础教育。在芬兰教育中,学校与学校,不会去做无谓的竞赛、排名,学生与学生,老师与老师,更不会做原本起跑点就不公平的较劲:所有的评估与考试,都是为了让学生知道从哪里去自我改进,提供日后成长的基础与学习进步的空间,从来就不是要去挫折学生与老师的士气,和成为讥评他人落后、不长进的工具。

~《没有资优班》陈之华

教育回归教育,才能真正帮助孩子学习,让他们成为一个更好更有能力的人;考试回归考试的目的,改善教学与学习中的不足,考试才有它原来的意义。




星期六, 4月 11

我是个积极生活的人。

但是我不喜欢争。

争夺的过程,
往往忘记了别人,
眼前只有自己和目标,
日子有功,
样子也会变得狰狞可恶。

我只想好好努力,
做个不让老天辜负的人。

星期二, 4月 7

竟然失眠了。
我唯有爬起来,
写一些东西吧,
写完了,就会睡着。

就写我听来的爱情故事吧。

很久以前,
女人爱上了男人,
男人不爱她,
于是他们并没有在一起。

很多年过去了,
女人结婚了,
男人依然单身。
男人说:
当初我没拒绝她,
我们就会在一起,
我会对她很好的。

是的,男人后悔了,
后悔当初的决定,
以致今天孤苦伶仃,
饱受寂寞的煎熬。
几十年后,
这件事,
成了他一生的遗憾。

每个人都一样吧,
因为有个缺口,
于是渴望圆满。

今天若是子孙满堂,
当年那个某某人
恐怕就不会在生命里徘徊。

一个人拒绝一个人,
自有他的理由,
那个理由~就是不爱。
勉强在一起,
并不会幸福。

生命没有回头路,
尊重每个当下的决定,
也许,遗憾会少一些。

星期六, 4月 4

四月

四月来临的消费税,
应该是大马人民最近最热门话题了。
征税、起价,一种无形的压力,
就在这个月扩张到生活的每一处里。

四月的前一天,
我在理发店里听到一个男顾客的声音,
手里捧着书,却无法看进一个字。
男子的声音太大,情绪有点激动。
他在述说着政治里的种种弊端,
越说越激动,理发师的回应,
仿佛助长了这一份不满。
我没看这个男子的样子,
却对他充满熟悉感,
这样的一个大马人,
是不是或多或少
带着你我的影子?

就在四月的第二天,
我们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
也对首相纳吉提出了种种质疑。
事实上这些疑问也是人民的疑惑,
它不是党之间的矛盾问题,
而是国家的事,是人民的事。
首相是不需要天天回应这些课题,
但事实上首相也没给过我们明确的答复。
所以才有了街边平民的谩骂声,
才有了敦马哈迪措辞强烈的责问。
这些负面的情绪里,
其实有着更多的焦虑与担忧。
眼看国债越来越多,
贪污从没获得改善,
马币贬值,物价高涨,治安不靖。。。
这样的问题继续下去,
我们能过什么好日子??

四月,我们站在风雨路上,
充满了不确定,看不清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