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31

爱,2011年

圣诞节那个晚上,我出席了一个基督徒的圣诞欢庆会。
牧师在台上演讲,题目是《爱》。
他说神爱世人,所以把自己唯一的独子献给了世人。
神的爱是伟大的,毫无条件,不分贵贱,不看好坏。
牧师用着流利且强而有力的话语传达了神的爱。
在座的信徒们,用着他们的语言动作,表示了他们的虔诚:
神的爱是不容质疑的。
身为旁观者,我感受了那份宗教力量。

如果我是一个基督徒,
我希望神爱人的同时,
也能给人们爱的能力。
爱自己,也爱别人。

因为对爱的信仰,
人们才不会为了名利,伤害敌手,
不会因为钱,狠到把受害者的手砍下来,
不会因为有职权,为所欲为,非法打人
不会因为仇恨,把人随意杀了,就像垃圾般扔了,
司机会小心驾驶,保障自己,还有别人。
每个人都爱护自己和别人。
不自杀不伤害别人。

凡人的我们,
即使没有大爱,可以舍己为人,
却依然可以凭那么一点的小爱,
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美好一些。
不会翻开报纸,就是血腥暴力,
不会在银行提钱时,担心害怕,
不会看到电单车駛過,心就莫名其妙的加速。

没有了爱,平安也失去了。

听着爆竹与烟花声响起的此刻,
我没有新年新目标,
只想到了“爱与平安”。

(写于2011年0005〕

星期四, 12月 30

在杂志里找美丽


















美丽,处处可寻找。

后来我发现,拍摄杂志里的图片,或做一些修改,

也是另一种乐趣。

美表,美人,美腿,美物,让人赏心悦目。

可以平衡报章上的暴戾,悲剧与无奈。

是逃避罢,还是一种消极选择?

不吧,是在美丽里,找寻人生的积极面。

世界,还是美的。

照片来自 <女友>与<都会佳人>杂志

星期三, 12月 29

星期五, 12月 24

圣诞节快乐



看到这两个公仔很可爱,就拍下来。
很漂亮,我喜欢公仔,
以及一切可爱的东西。
无关年龄,也无视年龄,
有些事可以那么随心所欲。
只要你不介意自己和别人的看法。
今天是平安夜了。
虽然不是基督教徒,
我依然满心欢喜,
可以有两天的假期,
心情也随之轻松起来。
没特别要求如何度过。
可以单独与自己共处,
可以和亲友一同欢庆。
只要出自自己的喜欢,
自然产生喜乐与自在。
希望你也一样。
圣诞快乐!

星期三, 12月 22

吃汤圆

今天四时多回家。

反方向的路上飞驰着一辆救伤车。

笛鸣声由远至近,显得特别的可怕。

是不是有人回不到家团聚了?

冬至,汤圆,团圆。

我突然明白这个传统节日为何可以流传久远。

因为,我们需要团圆。



姐姐答应买汤圆,可是她说超市的汤圆都卖完了。

她买了o-ya (零食〕回来。

圆圆的圈,还是金黄色的。

这个是另类的汤圆,她说。



没有汤圆吃的冬至,突然有了一份失落。

原本不在乎的东西,却变得越来越重视。

原来是老了。

老人家才会这样,

冬至比情人节重要。



我想吃汤圆。

让心里实在一些。

星期一, 12月 20

童颜

孩童,

人们生命的延续,
我们快乐的泉源,



以及永远的希望。



笑一笑!今天的快乐,要常驻于我们的心中。


(佛陀与我儿童一日营〕

星期日, 12月 12

我们总可以在另一个转弯处,看到幸福的可能。

照片摘自普门杂志。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反复思考,想了很多。通常,人们都习惯往坏的层面思考,但是我会想到为什么我们不往好的方向走去,我尽量调整自己,避免往坏的方面想。慢慢地,想通了,整个人的心境也跟着改变了。~~徐德民


徐德民是谁?
在这之前,我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看了新一期的<普门>,看到这个全身瘫痪的人的面孔,我认识了他。
那张面孔,没有怨恨。
那张面孔,没有自我放弃。
即使他可以怨恨,
而且有放弃的理由。
但是他却选择了快乐生活。
他说上帝没把他接到天堂,而是让他一个人这样的生活,一定有其原因。
他说他要带着上帝的使命,帮助别人,鼓励别人,
要像他一样,尽自己所能,好好的生存。
因为这份信念,他也吸引了良善的人,
像一个又一个的天使,
在亲人刻意疏离,朋友远离的艰难时刻,
给予一次又一次的力量支持。
我看了好感动,在杂志的空位里,
写了这句话:
我们总可以在另一个转弯,找到幸福的可能。
徐德民值得我去书写,
是他对生命的珍惜与尊重,
他的故事,值得传下出,
让更多想自我了结的人,
用全新的态度,看待自己的生命。
生命不是一件旧衣,想扔就扔,
生命是珍珠,在岁月洗涤下,
烁亮耀眼,珍贵无比。
当年轻人可以歌颂一个徇情的男孩时,
我更希望他们从徐德民身上,
体悟到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的真谛。

(写在一个青年为情自尽后。〕


星期三, 12月 1

讲了多少次。

星期二,我到购物中心买复印机。
看到一个牌子声誉好,便宜又有折扣的,我就决定买下来。
“我想要这个,可以试吗?”
一个青少年招待我。
他笨拙的安装,显然地,是一个新手。
那个年长一点的售货员粗声粗气指示他启动那架机。
青少年还是笨手笨脚的,有点不知所措。
到最后,他老实不客气地骂了他一句粗俗的话。
青少年像受伤的绵羊,
不敢吭一声。
我听了很不爽,也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最讨厌这种以大欺小的“王八蛋”!

“我不是讲了很多次吗?还不会!”
年长的售货员吐出了这句话,
像跟青少年说,
也像跟我和他自己说,
以合理化自己骂人的行为。

“不是说过很多次吗?”
这句话,很熟悉。
然后,我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我对着那个学习缓慢的学生,
已经解释很多次了,他还摇头说不会,
我开始失去耐心,不耐烦的问他:
不是讲了很多次吗?怎么还不会?
学生脸上露出的,就是刚才所见的。

不要把学生的错误当成一种困扰,
而应该把它视为一种资源,
帮助我们找出更正确的方式传达知识。
因材施教,才是真正的教育。

当我在鄙视别人时,我又做了多少分自己所懂的?
别人的劣行,像一面照妖镜,
不仅看到别人的可恶,
有时也能照到自己的丑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