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19

你发梦,我发梦

前几天我收到一封电邮。收信人不是我,
却送进我的电邮箱里了。信函用国文书写。

内容大意说:
我先自我介绍。。。
我被医生诊断患上癌症末期,可以活命的日子不久了。
由于没有孩子,丈夫已离世,
我决定把自己的二百万英镑捐给您。
为了方便财产移交,我会要求律师准备所有文件,
以便我的捐款顺利交到您手上,
您要好好善用此笔钱。
末尾,写上了回邮址。

我看了啼笑皆非。
很多人喜欢发春秋大梦。
写信人以为有许多人被她的信函吸引,
她就乘机告诉对方要得到她的遗产就得付律师费。
几千块换回一笔巨款,是有机会吸引到一些人的,
如果有几个人上钩再乘以几千块也是一笔可观收入。
这个叫ROHAYATE的人,就如此幻想自己从别人身上赚钱。

我也在发梦。。。
不是发达梦,是如何智勇双全的擒拿老千。
把这个想骗人又不够用功的老千,
送进警局,关进牢里。
为民除害。。。

梦发完后,我当然没有任何行动。
我不是个有智有勇的人,
只是在幻想中满足了当英雄的欲望。
不过也对的,
面对诱惑时,不为所动,不做任何事,
就不会有受骗案了。

星期二, 3月 8

陌生熟悉

我走在山林里,身后有人向我打招呼。
我转身一看,是个陌生人。
带着礼貌的笑容,我向他点了点头。
你妈妈好吗?
我很惊讶他的问题。
他似乎也努力让我知道我们是认识的。
他说我认识你父母,还有你姐姐。
我也努力地从记忆库里搜寻。
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他依然滔滔不绝,谈起去世的妻子,
还有他的孩子,他的生活,他的健康,
我只是听,却无法在这刻融入这个陌生人的世界里。
我回家告诉家人早上遇见的这个人。
后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人,
曾经就是妈妈爸爸还有姐姐提起的某个人物。
而且在很久以前已经认识。
他是个陌生人,却也是个熟悉的人。
陌生与熟悉有时是可以并存的。

你日夕相处的人,也许你并不真正认识。
你不认识的人,也许就是你熟悉的人。
像自己与内在,那么贴近,那么遥远。

星期六, 3月 5

允许阳光洒落

我在看着《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
女主角在离婚后独自去了意大利旅行。
对前夫依然存有爱意的女主角给了前夫一封电邮。
她对前夫说:我们应该永久结束这段关系。
而事实是,她希望他说:回来吧!别走!
而结果是:她前夫给她的回复是他们之间该是时候永远告别了。
女主角在意大利朋友面前嚎啕大哭。
之后,她为她的失礼道歉。
意大利朋友对她说:别因为哭泣而道歉。若没有这样的情绪,我们只是机械人罢了。
我特别喜欢这句话。
我喜欢真实,虽然事实上我们有时不一定真实。
允许悲伤,允许生气,允许哭泣,允许内在的情绪存在。
只是阳光再次来访时,
请不要忘了摊开心门,让阳光再次洒落在人生路上。
祝福你,祝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