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7

关于最近2

我的学生问:
老师,情人节快到了,你怎样度过?
我笑而不答。
反而加剧了她的好奇。
老师,和谁度过嘛?
和自己度过啊。
还是没有惊喜。
对这个老学生而言,
我应该是个爱情笨蛋。
但是生命从来不完美,
我已经认命了啊。
其实我并不寂寞,
或者说
寂寞已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了。

想谈谈一个印度学生,
她叫Dhashayni。
已经很少见到认真学习的学生了,
所以看到这位年轻姑娘用心学华文,
心里有着暖暖的感觉。
我在她写着中文时,
轻轻地问了她一句:
你的愿望是什么?
成为一位老师,她说。
头抬了起来又低下写字。
我记得当初在电话里,
我问她学华文的原因,
她说以后找工作比较有优势,
一个十八岁的女孩,
已经努力为自己的未来铺路了,
这是一个好学又成熟的小女孩。
我想她以后的生活一定会过得很好,
毕竟命运·的好坏往往就在于自己对生命的态度。

电话那端是一把熟悉的声音,
很多年不见了也一直没联络,
但是交过心的朋友还是不会轻易忘记的。
那年她在我们店附近做编剧,
那年我在店里做店小二,
就这么莫名其妙相识相遇,
那段年轻的岁月,
彼此的心事还不少,
就这样成了交心的朋友。
后来一场经济风暴,
她回到了家乡槟城,
我们就渐渐少联络了。
友情就是这样吧,
来了也会离开或者遗忘,
可以记住的也一定是值得珍惜的。
这个新年,就让我们好好聚聚吧。


星期日, 2月 1

关于最近

新年走过了第一个月。

原来我在2015年没有任何特别愿望。
生活没有不平顺,
就是简简单单的生活。

今年有了三个印度学生,
就是为了年尾的毕业论文。
原来印度人学华文真的不容易,
就如我们学丹米尔文那么不简单。
感谢他们给了我写论文的灵感,
希望我的论文可以顺顺利利地完成。

今天在院子里油漆,
我把墙壁上的旧漆刮掉,
再涂上白色的新漆,
我的女儿FIFI就躺在一边,
陪我(不是帮我)做工。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本事了,
连男人的工作也可以轻易完成,
这个应该是幸福也可以称为不幸吧。

在看着《咯布尔女孩》这本书,
生活在塔利班政治中,
阿富汗妇女努力挣扎求存。
世界的某些角落,
女人依然卑微又坚强的生活着。
书本在断断续续地看着,
生活好像有太多让人分心的事了。

不知几时开始,
喜欢看蔡兴隆的《小城定风波》,
就写着平平凡凡的小城生活,
这星期他提起董桥说过的话:
我计计较较衡量了每一个字,
我没有辜负签上我名字的每一篇文字。
 突然想起本地作家黎紫书,
那天在微型小说工作坊,
她表示她一直很努力地创作。
对于创作,我没太多想法,
但是我敬佩每个认真的创作者。
我知道,即使有天赋,
成功也需要不断地努力,
成功从来不会从天而降。

2015年的第二个月,
希望一切也是平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