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26

随笔

母亲回魂那夜,手机传来了一则短讯:我母亲走了。
还来不及定神,同样的讯息又再传进来。。。
我没想过,与我有过无数共同记忆的年少玩伴,也与我一样,同时失去了母亲。
电话那端传来伤心欲绝的哭泣声。。。
那份伤痛,我明白。
那份失落,我们都要时间。
有生就会有死,有死才会有生。
愿活着的我们,都能好好活下去。
不要让母亲挂心,
不要让亲友忧心,
我们都要坚强勇敢。

星期三, 11月 4

你准备好了?

朋友有个外孙。
因为受教育不多,她常请教我孙子课业上的问题。
“孩子的妈妈没教他吗?”
朋友苦笑:她得空最爱就是看电视。
爸爸显然也不及格,孩子一闹别扭,不是心软放纵他,就是把孩子的功课当成自己的功课,一笔一画,为孩子做功课。
年纪小小的孩子,当面骂我没脑。
我没愕然,不过是一面镜子,反映了父母平日的言行。
我常想:我们可以是不及格的服务员,不及格的厨师,不及格的员工,浑浑噩噩就一生,
没有对错,高兴就好。
但随性而生,随意而养,无疑是为自己的下半辈子编造悲剧,乃至整个社会,也难免遭殃。
生儿育女,除了金钱除了愿意,也要问问自己是否已准备好扛起这个一辈子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