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7

生活随笔(1〕

我用功的痕迹。。。
去年报读了中华函授学校的课程。
我很“勤劳”,报读了四门科目,即是:教育心理学,现代文学,中文和现代小说选
读。
一月,讲义来了,我原封不动。都是免费惹的祸。
三月,讲义又来了。
我老爸说:人家那么有心,你要用功一些。听得我一阵羞愧。
好,老爸,我用功!
第一批作业的截止日期是4月30日,随便算算,我共要回答百多题的题目,真是要
命!!
(任何想要自我增值的朋友,不妨浏览http://www.ocac.gov.tw/)

星期三, 3月 24

“请把我的骨灰撒在超市的顶上。。。”

古圣先贤的教诲,也许时代久远,但真理是永远不过时的。
我们做不到道德完美,但可以在不断修正中学习做一个更好的人。


周日上弟子规课,老师给我们讲了一个小故事:
它发生在一个西方国家。
一位母亲年老了,孩子们把她送去老人院,从此不闻不问。
老母亲在老人院里,总喜欢站在一扇窗口前,遥望对面的超级市场。老人院的工作人员很奇怪,后来才知道,老人的孩子习惯来这间超市买东西,但却从没顺道探望他们的母亲。渴望见孩子的老人,就用这样的方式,看看她的孩子。
一天一天过去了,老人也接近了人生的终点。
工作人员联络上她的孩子们,告诉她的孩子,她已是不久人间了。狠心的孩子还是以诸多理由拒绝见母亲。
工作人员问老人有什么遗愿,老人说:请把我的骨灰撒在对面的超市顶上,让我有机会再看看我的孩子。
故事讲完了,老师揩了揩眼角说:每次说这故事我都想哭。
请把我的骨灰撒在超市顶上,是一份母亲对孩子至死不渝的爱,也是一个社会问题。
我没哭,我没怀疑母爱,我在想:做母亲的,是不是用错了爱的方法??
在我的生活里,我见过很多的母亲父亲。他们都那么地爱自己的孩子。
有钱的,给孩子最好的物质最棒的教育;没钱的,也想尽办法,给孩子最好的一切。
父母那么地竭尽所能,用尽所力,就是希望孩子好,但一切的付出,得到的并不一定是善果。
我见过的一些孩子,就是父母太泛滥的爱而变得自私无礼傲慢懒惰不知感恩为何物。。。
有学问没道德,破坏力更大,反之,有道德没学问,就不会危害社会家庭,而当一个人有了道德,也自然会尽自己的本分,做好自己的责任。
道德的塑造,似乎比一切更为重要。
父母要有好的孩子,社会要有有用的人,那么孩子的道德培养是不可忽略。同时德行的培养是越早越有效,父母在注意孩子学业表现的同时,千万不要忘了真正的道德教育。













星期六, 3月 20

情爱的再生力量

妈妈发泄怨气的一句: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可能就让孩子未来的婚姻生活蒙上一层阴影。
周四晚听吴娟喻的讲座。我挺喜欢讲座的题目-情爱的再生力量。

人与人之间最复杂的,莫过于男女的情爱关系。

两个本来陌生的人,相爱要共同在一起,除了快乐,就不可能不会没有不开心。

甜蜜之后,往往因为现实与期待的落差而出现争执,不满,埋怨。。。于是如何让情爱产生再生力量,就变得有吸引力了。

爱情专家的角色,就是教育与提醒我们一些我们一直忽略而又对关系有杀伤力的问题。

原来原生家庭影响了我们的爱情模式(LOVE PATTERN〕。父母恩爱相处,孩子潜移默化,也变得更有爱人的能力,反之,充满负面的夫妻关系,也将“祸害”下一代,使孩子在两性关系中,常常搞得焦头烂额。觉察原生家庭对本身及另一半的影响,有利我们在关系中有更多的体谅,同理以及修正。

个人的特质也影响了两性的相处模式。吴娟喻认为我们同时拥有阳性特质(果断,主导,主观等〕及阴性特质(顺从,温柔,善解人意等〕男女间一方有过多的阳性或阴性特质都影响彼此的关系。毕竟一段关系里最需要是彼此的尊重,如一方在相处间常常自做决定,久而久之,另一方就可能有不被尊重的感觉。吴娟喻更提醒观众,对事时,我们不妨多一些阳性特质,对人,就要柔性一些。而吴小姐相信,阳性与阴性特质的多寡,是可以透过学习而取得平衡的。

吴娟喻也提出另一个观点,即是要保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切勿把另一半当成生活焦点,让彼此无法喘气的同时,也让对方失去思念你的机会。这点我是很同意的,毕竟人都是独特的生命个体,有些事有些心情有些时间,我们不见得想和情人或别人分享。

讲座结束时,遇到了一位友人,他对我们说:我要追求我的上司!!话语间充满了能量。
在爱情世界里,朋友一直是锲而不舍和积极学习的,但愿爱神眷顾他,赐给他一个美丽的姻缘。真心地,祝福他。




星期六, 3月 13

关我们的事吗?

梁智强偷吃事件曝光后就成了大家的热谈焦点。
有人说:这是别人家的事,我们无权批判,会关心,是我们太寂寞无聊了。
婚姻以外的感情,从来就不会是陌生的事。贪心贪新鲜贪玩。。。促成了男人女人伤害另一半的原因与理由。
是的,身为局外人,我们无权批判无权插口。但身为一个有知名度的公众人物,已经注定一些行为举止在揭发后需要被人批评与指责,一如我们也不是刻意要知道别人的婚外情一样,然而一旦摊在太阳地下,我们看到听到,我们又如何不闻不谈呢?更何况梁导的电影中处处强调许多人生道理与道德,言行不一致如何对的起支持他的观众,如何有效地负起一个电影人教育社会的责任?
那已经不是个人的事了,那是一个道德的问题,是需要我们去捍卫的道德问题。
社会的批判不见得是坏事。梁智强及家人确实承受了巨大的社会压力,事业也可能面临崩溃。但从正面意义来看,也因为这些社会道德的“约束”,梁导才会洗心革面;梁太才会有回她爱的丈夫;孩子才有一个完整的家,它更是一个反面教材,提醒所有偷吃的男人女人-外遇是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的!
别人的家事关我们的事吗?当然不关,但涉及整个道德架构,影响深远时,答案显然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