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31

《老师的爱心,扫除黑暗角落》读后感

最近,我们国家发生了一件骇人的案件:有七十九人涉嫌集体吸毒,其中四十六人未成年,最先的仅读小六,这件事实非同小可。我们这么健康的国家,其实有一个非常黑暗的角落。。。常常有人要我谈品德教育,我都觉得多数人捉不到重点,我们该注意的是一些已经快被边缘化的孩子,这些孩子几乎全部来自弱势家庭,弱势父母导致他们的功课远远地落后于别的同学,所以我们一定要先将他们的功课拉拔起来。
这次我们国家出了如此严重的青少年涉嫌吸毒的事件,政府当局丝毫没有什么反应。我们感觉是他们不太愿意碰社会上这个黑暗角落,因为他们也没有能力将光明带到黑暗的角落去。我仍希望我们从事教育的人,能主动地重视这些孩子,将他们从黑暗的角落带到光明的地方来。~李家同《故事六十八》

看了这篇源自《故事六十八》之《老师的爱心,扫除黑暗角落》。作者李教授写的是台湾的社会问题,但其实也是我们的教育问题~成绩差,逃学,辍学,犯法,吸毒,卖淫。
作者强调的不再是品德的培养,而是弱势家庭。他们不是社会问题的制造者,但他们往往是问题的根源。
我们责怪现在的家庭过于注重学业表现,然而在社会的另一个角落,一群贫穷父母却忙于家计,他们的孩子跟不上学业,他们没钱请家教,累计而来的问题是成绩差劲。学校放弃,孩子在学校找不到尊严,所以他在陌生人身上找尊严与认同,但陌生人往往是魔鬼而非天使。
把这群孩子的功课搞好,让他们在学业里找到自己的价值,掌握生存技巧,才能减少问题学生。
美国教育家William Bagley及他的伙伴提倡的essentialism教育哲学,强调学生在小学阶段就该把基本的读,说,写,算基础打好,并且学习重要学科如语言,数理,历史等等,然后循序渐进,学习更复杂的学科,这些学习都是为了将来在社会立足的基石,如果没有把根扎好,风雨来临,就会不堪一击,迷失自己。
然而学校为了校誉只培养优质生,老师对弱势学生充满无力感,社会人士觉得事不关己,他们就成了一群被边缘化的孩子。这群人会长大,成为社会的一份子,他们就活在你我的生活里,他们没生存条件,他们会做坏事,遭殃的也许就是我们自己,也可能是你的亲人,你的朋友。
我们的社会存在着那么多社会问题,除了是道德教育的失败,也许就如李教授所言:很多时候是我们忽略了这么一群不幸的孩子。

星期一, 8月 29

走过失落的力量

关于一切苦中带甜的记忆,
唯有把甜的部分扩大,活着的人才能得以善生。~冯以量

21/08/2011,听了一场讲座。

关于生死课题。
第一位主讲人是冯以量先生,
一个富有临终关怀经验的社工。

关于死亡,他提倡善终善别与善生。
让生离死别,可以妥善安排。
让活着的人,有意义活下去,
让临终的人,可以了无遗憾地离开。

这是每个人的功课。
因为我们会面对别人的死亡,
同时要处理自己生命的终结。

无论贫富,死亡面前,
没有例外,同样平等。

主讲者讲了几个善生的故事。
其中一个浪漫的例子;
一个预知死期的丈夫,
为妻子办了一场婚礼。
一枚戒指,一只手表,一束鲜花。
要在死前为妻子留下美好的回忆。

以量先生说:
丈夫死了,妻子的苦痛会很深,
但她也会带着丈夫满满的爱,
化为力量,好好并继续活着。
生命可以结束,
留下的爱,永远不会离去。

然而人生充满无常,
突如其来的死神来访,
让善终善别善生的课题,
成了一道沉重的人生难题。
我们接受无能为力,
我们也可以去学习,
在可以掌握的空间,
学习处理这人生大题,
让生命中的遗憾,
努力地减到最低。

第二位主讲者为唐米豌小姐,
一个在女儿意外死亡后,
带着女儿的遗志,
来到中国的穷乡僻壤,
教导孩子们学习英文。
后来的两年时间,
她随医疗队来到癌症村,
为孩童清洗伤口,
为便秘的孩子挖肛门,
对一个文艺工作者而言,
这是一项很艰辛的任务。
她一度想逃离,
然而她在逃走前,
看到了死去的女儿。
想起女儿曾经问她:
“爱,有困难吗?”
这道问题,在女儿离世后几年,
再次浮现于脑海。
当年无法回答的问题,
在当下有了答案。
她告诉自己:爱,没有困难。

一个美丽的善念,
一份来自女儿的力量,
让这个永远的妈妈,
扛起了一个又一个伟大的使命。
让自己的生命继续发光发热。

听了很感动,
爱,有困难吗?
对于我们所爱的人,
无论有多少的争执,不满,生气,
但愿情绪平复后,
爱,依然存在,
爱,没有困难。

p/s:没做笔录,希望资料没有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