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20




人生,
没有方程式。
有喜有悲,
时顺时逆。
用最舒适的姿态,
面对人生的起落。
该哭就哭,
该笑就笑,
那是,
对生命的一种礼待。

星期六, 2月 15

来自委内瑞亚网友的消息

我的面子书的朋友都是认识的。Alida 却是其中一个没见过面的网友,她住在Venezuela,我们偶尔会在网上交流。前天她发了一则新闻给我,是该国的新闻:
超过50位大学生被杀,上百人在狱中受折磨。电流切断,新闻封锁和设路障。只有Colombian channel提供相关正确新闻。
这则消息让我感到很不舒服,我给这位网友发了讯问候她。她说他们独裁政府不能接受异见,(P/S经济问题也是引发示威的主要问题)伤害了很多大学生。然而新闻被控制了 ,无法把消息让世界知道,只能通过面子书发送。她说还有些大学生失踪了,不知生死。那么可有寻求外在援助?我关心地问起,她说他们向外求救了。她还贴了一些照片让我看,那些年轻人的脸孔与身体,伤痕累累。
这些消息,是Alida让我知道的,我不能一百巴仙肯定它的真实性。但是,我选择了相信她,我相信一个教育工作者不会向外污蔑自己的国家,自己的领袖。而示威,还在进行;伤害,也在继续。
我想,我应该写这篇文章。
只能期望 一切都会变好,而变好,为何一定要流血流泪呢?
也许,最美的是人性,最丑的,也是人性。


星期日, 2月 9

电话响起,
那把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传入了耳朵里。

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没有称呼,
好像一对好朋友,
那么随意的邀请。

可是我似乎把他忘了,
却又在记忆库里寻找,
那个熟悉的他与经历。

我回过神,
问他好吗?

电话那端是不悦的语气。
关心,也许也是一种困扰。

没有见面,
也不会再见。

唯一共同拥有的,
是那段一起走过的记忆。





星期五, 2月 7

花开,花谢。
不变的道理。

不同的是过程的长短。

突然的感触。

花会开,
也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