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5

你的方便,别人的不便

有些人,无理,野蛮。
他们是一群登山客,为了方便,于是把自己的车泊在住宅区内。
别人的劝告,“禁止泊车”的交通标志,无阻他们把车泊在别人地方的决心!
于是,住在这里的人,回家没位可泊,怒气冲冲很生气。
你叫他们不要泊车在此,把车泊在较远的马路旁。
不是视若无睹,就是充耳不闻,或是下次再来。
就有一个人摆出受害者的姿态说:那么多人泊,为什么你偏偏跟我讲,我好欺负一点?
一个雄赳赳的大男人,哎!
秀才遇到兵,转头,离开,
后面还加一句“死八婆!”
把自己的方便建在别人的不便上,还理直气壮,这是怎样教育下的产物??

星期六, 4月 24

昨天,拍了一些照




昨天,第一次到吉隆坡金马宫。。。

里面有很多马的朔像,拍作纪念。



注意看,树上有一棵胡姬花。



很喜欢这份平凡美。


这里好象有很多胡姬。



这天,是联邦直辖区政说馆第十五期学员与组委的大日子。

他们的发表会。我的老爷相机无法拍的清楚。


耀眼的制服,哦,调转了。



请留下大名。
这是下午拍的,到了晚上,很多人来捧场,工作人员不停加座位。





送给学员的花。







别人跟我弄头发时拍的。



窗里窗外,不同角度,不同风景。
















里面的摆设,很匆忙,也许有更美的角落。
























星期日, 4月 18

信仰善良

认识明姨两年,我们很少交谈。
这次,我送她回家。
漫漫长路,我们有了一次简短交流。
“明姨有宗教信仰吗?”

明姨是个七十多岁的长者。
“没有。我告诉你,没有宗教也没关系,最重要是心地善良,你看我,理发的老顾客一天比一天少,可是很奇怪哦,每当我没钱时,就有人塞钱给我,我相信善有善报。”
好人就能善终? 我不全然认同。
但我相信,有些人就是把助人当是教义,实践于生活里。
伟大的,舍己为人,如灾难中仅仅只为救人的英雄们。
又或者,像明姨一样,多年来,默默地为老人义务剪发。
平凡坚持。
是的,有这样的人,不是基督徒,回教徒,也不是佛教徒。
但他们却是实实在在的信徒。真心,且虔诚。
他们的信仰--叫善良。

星期六, 4月 10

我的学生小圆

小圆是我的补习学生。
当初,他奶奶联络上我,就表明小圆的成绩很差。
上了几堂课,奶奶就问起他的情况。
我如实地说:小圆虽然六年级了,可是基本的加减概念还很模糊。语文科更加是无法跟上该有的程度。
奶奶红了眼眶,“我们从来没停止帮助他,但他还是这样!”
我想小圆也对自己充满无力感。
我问小圆:喜欢上学吗?
小圆摇摇头。
学生会看不起一个又差又笨的同学。
老师不会喜欢一个影响教学进度的学生。
学校没有给小圆建立存在价值,反而提供了一个让他无地自容的场所。
小圆的快乐天堂来自那四四方方的电视箱,里面色彩斑斓,生动可爱的卡通让他忘却现实压力。
社会有很多精英,同样也有很多小圆。
他们无法适应现有的教育制度,他们生活不富裕,他们也许也像小圆一样,在单亲家庭长大,爸爸或妈妈忙于生计无法兼顾他们。
他们未来的故事情节,却依循这样的轨道:
他们顺利上中学,他们听不懂老师讲什么,结果他们讨厌学校,然后逃学,之后辍学,无所事事,再结交猪朋狗友。。。
我们的学校没停止过栽培优资生以提高校誉,
我们的父母锲而不舍地追求全A的孩子,
我们的报章不断地褒扬优秀生,
我们对聪敏的学生过于崇拜追求。
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别人悲剧里的推手。

星期六, 4月 3

遗憾

一个年轻人,与父亲相处不好,常常吵架。
一个晚上,父亲在客厅等了儿子整晚,说有事与他相谈。年轻人回来后,以为父亲又有事找他麻烦,于是以很累为由明早再说打发了父亲。
第二天一早,年轻人就出去了。哥哥来了一通电话说:爸爸心藏病发作,送进了医院。
赶去医院的年轻人却无缘再见父亲一面了,因为,他父亲抢救不果,离开了。父亲当晚要说的话,成了他永远也不懂的“遗言”。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据知,年轻人在台上叙述这段人生悲痛时,是那么地伤心欲绝。
我们从别人的转述中,听了这故事。
大家都静默不语。室内,显得一片寂静。
是感同身受?是为这对父子惋惜?
我相信,在一段关系里的对错外人很难厘清,唯一肯定的是:关乎生命的遗憾往往是无法弥补的。
然而,生活依然要过,背负一辈子的心理负担郁郁不乐一生,只会辜负赐与我们生命的父母。
就把那么深刻,烙印心底的伤痛,化为一种警戒。

提醒自己,不重蹈覆辙;告诉别人,减少生命中的遗憾。
所有生命故事的发生,意义也许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