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31

2009照片

红彤彤的年初一,我们不约而同地穿上红色,那个在我旁边的是我的旧同学,她时时提醒不要说我们认识多少年了,免得人家知道她多少岁.可是,年纪是藏不住的秘密噢!
可以和财神爷拍照,我姐今年的财运应该不错吧!


这是黄太太,我的大姐,她的女儿都长大成人了,她们最耿耿于怀的就是每年都没拿到我的红包...

星期三, 1月 28

活着,就有办法

一位父亲说他的儿子在四年前年仅十九岁,与女友在新年期间相拥跳楼.没有任何遗言,任何交代就离开了.该父亲说:想想看,当一对情侣家长首次见面,不是谈婚事,而是谈丧事,那种心如刀割的痛,难以形容.
看完这则短文,很想哭.
即使没经历这种人间悲剧,我依然深深体会这位父亲的心情.这份难过,即使过了千年万年,恐怕也无发挥去.
也许每个生命都是一个独立个体,但我们的生命里是有别人的.没有别人的成全,没有别人的付出,也就无法成就自己.我们实在不能洒脱到忘记别人.
今天,在美国洛衫矶又传出一名失业男子,怀疑面对经济问题而开枪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和五名孩子,然后,饮弹自尽.
我想,一个会走上绝路的人,恐怕是觉得自己再也无路可走了. 天地虽大,却没容身之地;虽然活着,却没有喘气的空间.我相信人一定是到了那种地步,才会有这种结束自己生命的决定. 但天无绝人之路.一定,一定有路可走.当有自杀念头,给自己一个机会,停一停,去走一走:
看那为生活拼博的人们,
躺在病房的病人,
缺手缺脚的残疾朋友,
或者,想想为我们辛苦半辈子的父母,
爱你的兄弟姐妹,可爱的孩子,伴侣.....
我们没有不活下去的理由!
春节过后,可能有更多的人,面对经济问题,陷入生活困境.但无论遇到什么问题,请记得,不要放弃自己.
就如那位父亲所言:活着,就有办法!







星期一, 1月 26

年三十的日记


今天一早起身,就往山林里去.走进山林,迎面而来一个陌生人,他裂开嘴巴说:新年快乐!哦,新年快乐.平时讲惯早安,今天改口了,有点不习惯呢!再向前走,竟见到一个年青人拿着耙子在小径上扫枯叶.他不会是要把整条小径打扫干净吧?带着疑惑,继续往山林里走去.今天是年三十啊!登山客都少了,整座山冷冷清清的.但是,少人自有少人的好处,我可乘机享受一片宁静的空间.回家路途,我还见到那人在扫枯叶,我跟他说了一声谢谢,他连声说"应该,应该的."这人的行徑虽然有点傻气,但是,我却是带着满满的感动下山的.

接着,爸爸妈妈,三姐,我和小展到Tesco办年货.很奇怪,那些年货是千篇一律的,没什么创意.特别想念小时吃得新年饼干,还有大姐做的,美味可口,但做起来真不容易.本来我也想做一些,但想起去年做了几罐虾条,既耗时又不好吃,我就提不起劲做了.超市的新年气氛开始热了起来,有舞狮表演.敲锣打鼓的声音顿时吸引不少顾客的注意.一只舞狮往小展方向跳去,惨啦,不会吃掉他吧?小展一直往后退,一直退,退无可退时,舞狮轻吻了小展一下......吓死我了,小展说.


回到家,还要干活,要抹天花板(墙)的贝壳灯,那真是一个大工程,我爬到高处,脚有点抖,灯一直摇来摇去,我一直抹,一直暗骂那个买灯的人,"咔",其中一块玻璃片破了一半,剩下一半,悬挂在天花板上......


终于吃团圆饭了,汤很好喝,鸡肉不错,奶油虾好像有点失水准了,可能太忙了吧!没关系,最重要一家人吃饭.


今天三哥回来吃饭了;大姐大哥打电话回家了.....也收到很多短讯祝福,但好像比往年少了.很高兴收到素铣的新年祝福,她是我在MMU时唯一的交心朋友,失去联络许久,今年,又再"重遇"了.还有K,几个月不见了,最终还是收到他的祝福,也许,我们之间有一份深厚的情谊,是足以包容对方的不好.

新的一年,新的起点,就让我带着许多的祝福,像牛般,在人生路途中,继续冲刺......



















星期六, 1月 24

看不见的,也许才是最重要的


今天看夜报,头条就写着:经济走缓,钱不够用,举债过年者增30%.这样显著的标题,在新年前夕看到,好像让人无法轻松过年.新年到来,办年货,派红包,送礼,出外吃大餐,样样都涉及钱,没钱,真得是年不好过.

然而,新年的意义,在于平时忙碌的亲人朋友有机会聚集一起,联络交流,彼此说好话,避免恶言,以巩固大家的关系.新年要说一些好意头的话,是积极又乐观的心理暗示,使大家对新的一年抱着新希望...这都是我们先辈过年的用意,然而,时代的改变,过年成为商家促销商品的手段,不大吃大喝就不像过年似的.

今天在整理书橱时,翻看一本旧书-<早上讲的故事>里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话:大半的人只相信看到的,摸到的,于是:报酬比感恩重要;眼泪比难过重要;礼物比祝福重要;美丽比善良重要;惩罚比原谅重要...
而事实上,看不见的,也许才是最重要的.
新年里,人与人的温馨交流才是重要的,彼此给彼此希望才是重要的......看不见的心灵碰触,也才会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里.
一餐简单而又温馨的团圆饭,一场喝茶吃花生的朋友聚会,都是快乐的.
新年了,你真的钱不够用吗?也许,这时,你该省思新年的意义,过个有内涵的新年.

希望所有的人,都能新年快乐.

星期一, 1月 19

我们有一流的政治领袖吗?

继308后的二次补选,国阵还是败下阵来了.
人民给了各政党什么讯息?
我们反国阵?还是我们支持民联?
如果是反国阵,这代表人民的民主意识开始成熟.我们是马来西亚国民,我们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我们有权利选择委托哪一个政党来治理我们的国家.这些年来,贪污,霸权,治安不靖,各民族间的不平等......对人民而言,都是痛苦的经验.如果人民还视若无睹,畏惧改变,那么国家不会有太大希望,更妄论2020宏愿了.我们期待两线制的政治环境,也唯有在朝在野彼此互相监督下,才不会造成一党独大后的腐败.
民联有它的存在意义.然而,民联也不必沾沾自喜,因为我们清楚知道,大部分选民是对国阵不满,而以情绪来投反对票.人民不是选他们所想要的,只是唾弃了他们不要的.在这种情形下,未免令人担忧,我们的国家是否缺乏优秀的政党或政治家来领导国家?
如果人民在别无选择才投民联或只是想教训国阵的说法正确.反对党应时时自我警惕,加强党本身方方面面的素质,并建立以民为本,坚守本身政治操守并达到立足亚洲,布局世界的能力. 那么人民投给他们的一票,才显得神圣和有意义.
在瓜登补选后,我们除了关心民联是否可取代国阵,其实更要关心,我们是否有一流的政治家,带领国家,在世界舞台,绽放异彩!

星期五, 1月 16

时事

最近,除了忙着准备新年及工作,你会关注的是什么?应该是最近的时事吧?

瓜登补选,势均力敌,谁会是最终赢家?
补选仅仅只是一场补选,或反映:
国阵赢了,即表示人民安于现状?输了意味人民唾弃现有执政者?
不选执政者,就是不懂感恩?不选民联就是民主进程停滞不前?
一场补选,是否就足以代表全国人民的意愿?而当中是否也涉及金钱贿赂,欠缺公平性?

新院风波何时了?
连月风波,是否暴露了所谓的华教工作者没把华教前途摆在最前位?
管理不当,没有以大局为重,自我中心,华教的路,是否更难走了?
最终吃亏的,又会是谁?
新院培养了有暴力意识的学生,还是当局的所做所为,已超越学生所能容忍的极限?
孙春美老师爱护学生的心,值得称赞,或是如董总所述:发表影响司法调查的言论?

每个人,各有各说.每种声音都有其立场.在一场又一场沸沸扬扬中,我们到底更进步了,还是,相反?

星期日, 1月 11

年老

今天到老人院做服务.特别惦记院里的一位九十四岁老婆婆.
上个月,她跟我提起她视觉越来越差,听觉也变得不灵敏.她心里挺害怕的.有时有人跟她说话,她听不清楚,又怕不回应别人不礼貌,所以频频点头.
听了,有点心酸有点无奈.

年轻的你,是否认为"老"是遥不可及的事,所以可以视若无睹?
年老,是生命的一种自然定律.
生物,当它们随着岁月增长,都会面临衰老,然后死去,地球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常生不老.
我们都是一样的.
从年轻到年老,
从体强到力衰,
从照顾别人到被照顾.
没有人可以避免,除非命运安排某个生命走到一半,就要结束.

年纪渐大,我对年老,想了很多.
一次,亲人的丧礼,我对姐姐说:我单身又排行最小,以年龄计算,也许我是最迟离开的,到时不知有没有人帮我办后事.后来,见了老人们,我想到的是:到了晚年,我是否有生活能力,驾驭生活?维持人最基本的尊严?
可以为生命努力的,也只有多运动,注意饮食,培养快乐的心,还有,对人好一点.
其他的,已不再是我掌控之内的了.

也许乐观一点,一切是船到桥头自然直.


星期五, 1月 9

我的小小学生

我从来没教过四岁的小孩,后来,我教了一个.初时,我对他轻声细语.看到他稚嫩的脸庞,可爱的表情,总会摸摸他的头,捏捏他的小脸.
教他不久后,我烫了一头卷发.
一天,来到他的家,他瞪着我,不出声.
开始读书咯.
他读了不久,看着我,说:你的头发不好看.
"没关系,专心一点."
又读了不久,他又说:"我不喜欢你的头发!"
"可是,我觉得很好看啊!"
"我不要你有这个头发!"
什么嘛,又不是他的谁谁谁.
"不要再讲我的头发了,读书."

我教他:一,二,三,四,五.
半小时后:一,二,三,四,五.
他不知是不是耍我,有时会,有时又不会......

开始不耐烦了,我说我.
"你乖,我是小白兔;你不乖,我就变成大老虎."我提高语气.
他洋洋得意地说:"我才不怕大老虎!"
啊,我的天!

我又用软招:你乖,我请你吃糖果.
吃了糖果,果然乖了.吃了不久后,他又说:我要小便,我很 累,我不要读了......
哎,这个小瓜,真让我啼笑皆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