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25

自在

我学生是个家境富裕的孩子,我们很好谈,认识五年多了。
今天,我们谈起了衣服,因为她每次总让我眼前一亮,
穿着漂漂亮亮的她,散发的已经不是孩童的稚气,而是属于少女的亮丽与自信。
我问她:你好像有穿不完的衣服。
她告诉我:我妈妈比我还多,她三百六十五天都穿不同的衣服。
我不禁莞尔。。。

以前,我可能会觉得,生命很空的人,才需要很多外在的物质填满,
今天,我却有了不同看法,因为物资的享受,也须要条件。

每个人快乐的方式都不一样,
如同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

因为接纳,生命会变得更宽阔。
我们更能欣赏别人,接受自己。

不同情生活匮乏的人,因为他们也许比我们快乐,
不会 羡慕生活富足的人,因为他们也许也付出过不少,

用自己的方式,过自己满意与适合的生活,
当 生活中还能选择,当生命还在自己的掌控中,
我已经是个幸福的人了。



星期五, 5月 4

那些年遇到的人

二十几岁,我们经营了一间小店。
于是,我们认识了好多的人,
除了附近居住的居民,其实还有许多的外劳。
外劳们来自不同的国家,印尼,孟加拉,缅甸等国家。
带着一点偏见,我很少与孟加拉人交谈,即使我知道他们并不具威胁性。
反而与印尼人有交流,除了一些害群之马,我看到的印尼人是纯朴勤奋的。
我们店铺楼上就住在一个印尼女人,我们成了朋友,她会找我谈心事。
后来她嫁给了一个东马男子,生了一个孩子,成了马来西亚人,

然而给我印象深刻的,却是一群缅甸朋友。
他们会在休假或下班时光顾我们,
他们举止斯文,讲话有礼,带着一种外劳们没有的气质。
后来我知道,他们其实都受过教育,是缅甸里的大学生。
但是,他们没有在自己的祖国,帮助自己的家园发展,
他们背弃自己的国,远离了自己的家,来到马来西亚,
从事我们年轻人认为卑微的工厂女工,载货司机等工作。

因为经济萧条,因为民主缺席,他们都宁愿远走他国,
那是我对他们印象最深刻的原因,
一个国家的好坏,影响了个人的人生与前途。
领导者素质的高低,影响了国民的幸与不幸。
当年的他们,在反抗无效后纷纷远离。
今天的我们,有着更多的选择权力,

我们毕竟还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