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26

凡事看正面?

今天下午五时,我走在回家路上,只见前面一辆电单车慢速行驶,不久,另一辆电单车凑近,后座的人伸出手,拉扯该辆电单车乘客的手提袋,对方挣扎,不果,受害者的电单车倒了,手提袋被抢了!

一宗攫夺案在我眼前发生了.
我脑海中闪过要撞过去,但我害怕会撞死人.我只是不断鸣笛.攫夺匪快速的在我的眼前消失.
我把车停了下来,受害者是两个马来少女,她们惊慌失措,被抢的少女喃喃自语:我整个袋里都是重要的文件.全都没了!
有人报了警,少女央求我载她去找她的手提袋.
我放慢车速,一路观看,
手提袋,是找不回的了...
少女哭得更大声了.
"小姐,我这里没什么朋友,你可以载我到我表哥家吗?他是警察."
我答应了.
一路上,她不断问:我的报生纸,身份证,文凭...怎办?我告诉她一切都可以重新申请.现在最重要是报警.看她还在哭,我安慰她:其实身体没事就好了.有些人被抢了还受重伤,幸好你没事.凡事看好的一面.
少女情绪平复了,来到目的地,她给了我一个拥抱,在连声谢谢中,我们道别了.

回家途中,刚才的事还萦绕心里.
很多事发生了确实要正面看待.但是对于不断上演的攫夺案我们如何正面看待?当更多的人因此失去钱财,健康或生命,我们是否还要庆幸我国的罪案比他国低?还是庆幸我们今天没被别人抢过?

安居乐业是人民基本权益,不知几时开始,它却成了最遥不可及的幸福.




星期二, 2月 24

钱也很重要

我一直喜欢跟比自己年长的人谈天,他们的人生历练,往往会给我不少启发.增进自己对人生的体悟.
在一个晚会上,我认识了邱先生.很有缘分的,我们有机会再次坐下来分享人生的点滴.
我告诉他:我可能会过婚姻生活,但更大可能我会单身一辈子.无论何种生活状态,我都向往自由,是思想上,也是行动上的.这一切,都得要有健康做基础,所以我对自己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永远健健康康.
邱先生说:钱也很重要.现在工作不只满足现阶段的生活需求,也要为将来做打算.无论你健康与否,年龄渐大,体力肯定会下降,体力会影响工作能力,年老时你想工作恐怕也有心无力了.这点你要懂.养儿防老是可以期望,却不是一个绝对.我们都该有储蓄,以便年老时能活的有尊严与自在.
噢,是这样的...
我不是不吃人间烟火,但理财观念却不强.朋友的一席话,让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星期四, 2月 19

关于信任

困在车龙里.
电台播报黄洁冰的新闻.是他男朋友干的?赤裸裸的信任被人出卖,除了倒霉,也令人心寒...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把陌生的声音:美月,我是AY,来了马来西亞,但时间紧凑,没来找你,我托朋友拿手信给你...
这是一个异地认识的朋友,我们仅有一面之缘,没想到他会想起我.在车里又累又饿的这刻,心中突然流过了一股暖意....
只是那么一瞬间,另一把声言从心里跑了出来:他会不会是坏人?
"不要那么小人之心!"我在提醒自己.
看!我们常在信任与怀疑之间交战,我们都害怕信任后所要承担的风险.
从小,我们被教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们的报章,充斥着被骗被害被杀被掳的新闻;
我们的亲友不断善意提醒:社会险恶,凡事小心.
我们在这样的环境生活着.我们处处防备,时时担心,
我们在其中是安全了,但好像也失去了什么.
失去了人与人之间真诚的交流,错过了值得交的朋友,还有,可能的爱情...
无论面对的是何种感情,总得要一些冒险精神吧!?只要多一份理性,多一份谨慎,我相信,得到的会比失去的多.
有人说:防卫可以让我们免除受伤,却也同时无法体会付出真心的喜悦.
如果我们要真实体验,体验真实,我们都该勇敢一点.
希望,勇敢的人都会被上天祝福.

星期六, 2月 14

最好的报复方式

这是<追风筝的孩子>的故事情节:
十二岁的富家少爷阿米尔与忠心的仆人哈山.从小一块长大,情同手足,年龄相仿的倆人总是一起玩耍,阿米尔写故事,哈山就是听他故事的人.无论发生任何事,哈山总是守护着他的小主人.
在阿富汗,他们成长的国度,斗风筝是古老又传统的活动.某年的风筝大赛,阿米尔赢得了第一名,但比赛还没正式结束,他们还有一个追风筝的活动,只要谁能在第一时间追回最后坠落的风筝就能赢得奖赏.哈山为阿米尔追风筝去,许久未归.阿米尔到处去找他,却在一个巷口,看见一群同样追风筝的孩子,对哈山百般欺凌,最后还强暴了他.阿米尔目睹一切,却没出手阻止事情的发生.懦弱与害怕,让他选择了袖手旁观.
自此,梦魇不断纠缠于他,他无法面对自己,也屡屡避开哈山.
一次,阿米尔用石榴丢哈山,一次又一次,他期待哈山会还手,那么晚上他就能安眠,他们之间的情谊就能回到以前,但哈山由始至终都没还手,最后,他走到阿米尔前面,用一个石榴往自己的前额砸去,"你满意了吗?你觉得好过一些了吗?"哈山问.
在阿米尔的生日会里,哈山依然坚守职责,招待那个强暴他的男孩,阿米尔看在眼里,难过极了,他收到很多的礼物与金钱,也包括哈山父子的礼物,当他看到哈山为他精心准备的礼物时,他再也无法承受这份愧疚的折磨.于是,他有了一个决定.
阿米尔把父亲送的礼物与一些钞票,塞进了哈山的垫褥里,并跟父亲编了一个谎言.阿米尔父亲责问哈山垫褥里的礼物与钞票.哈山承认是自己偷的.
阿米尔却也在那刹那,察觉到原来哈山知道自己看见在巷子里发生的事,知道他站在那里,没为他挺身而出.但善良的哈山却帮小主人圆了这个谎言,做了最后一次的牺牲.之后,哈山父子离开了.然而,阿米尔却无法如愿的忘记自己所犯的错误.反之,这件事萦绕不去,许多年过去了,他一直无发原谅自己对哈山的背判与懦弱的行为... (故事只看到这里,要分享的也只是以上的感受.)
有没有发现,关于我们所犯的错误,也许可以逃过众人的谴责,但内心无形的审判却令我们无法保有内在的平安与自在?同样地,对于对不起我们的人,原来最好的报复方式,莫过于:不做任何反击.
如果对方对你还存一份感情与一丝善良,他会对你造成的伤害背负一份愧疚与自责,这已是一种处罚了.如果对方无情无义,那么一切后续动作,也不过是自贬人格.
对于深深伤害你的人,如果你够宽容,也许你可以选择原谅,如果不可以,就把他从你生命中删除吧,最终你会发现,这也是一种理想的处理方式.





星期四, 2月 5

晴天霹雳

这几天最热门的话题想必就是霹雳的政局变化了,全国上下看傻了眼,果真晴天霹雳.
政治青蛙从东跳到西,再由西跳回东.
誓言不跳槽的许月凤最后成为巫统的盟友.
失踪的议员说只是生病到最后戏剧性出现在纳吉的办公室.
还有那惊天动地的五千万收买民联议员的宣誓书. 霹雳人民对突如其来的变化除了措手不及外,想必也愤怒非常吧!
就好像正经八百的事突然变成了一场闹剧,让置身其中的人失望又蒙羞,我们所爱的国家,我们所选的领袖,就是这样的?还有已经衰退的经济在这样一闹下,是不是吓走了更多的外资,让更多人被裁?
跳槽本身就是最糟的夺权方式.人民要的,是老老实实为人民做事,有政治立场及操守的政治人物,只要你是好的,根本不必耍手段,民心就会归向你.那些投机的人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们要权与钱的欲念超越一切,所以才会暴露那张丑陋的脸.
人民的不满是不会自动消失的.
当这些政治人物忽略民意,不尊重选民,违背民主时,他们也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该付的代价!

星期一, 2月 2

网络世界

一天驾着车,听到某电台的DJ抛出了一道问题:网际网络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拉的更近了还是更远了?
有人说是更远了;有人认为是更近了,还有人说得全面一点:表面是拉近了,实际上是更远了.
那时,我一个月上网的次数应该不超过五次,所以没意见.去年的十月,是我,美萍和坤洁一年一度的聚会,我们拍了一些照片,我叫坤洁电邮照片给我,她半开玩笑半威胁地说:你进面子书(FACEBOOK)看吧!不然就不用看照片了.就这样,我成了面子书的一份子,里面的朋友不多,也有一些是糊里糊涂认识的.
认识了一个委瑞内亚的单身女子,她叫ALIDA,是一位教盲人的导师,我们分享了彼此的生活和各自国家的事物.两个不同国度的陌生人,在世界的不同角落,却有了交集,这是多么奇妙的际遇?是缘分,也是网络世界的无穷威力吧!
后来,檀香的朋友发送了他的部落格文章来,我看到很美的照片,很好的文章,心中有了一股冲动,我要有自己的部落格!通过一番摸索,终于建立了自己的部落格.那是去年年尾的事,那时适逢心情低落,在网上发表文章让我转移了焦点,也重拾写作的乐趣.分享别人的文章,彼此鼓励,让我意外地认识了一些网友,好像求真,jiubo,cityding,skylark等,虽然不多人,但在写作这条路里,有了网友的留言,仿佛有了更大的力量,写更多的文章.那是充满乐趣的体验.
回到问题:网络世界让人际关系疏远了还是相反?
我想,在于我们如何处理.
我们要维持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因为一切有深度的分享与交往,脱离不了面对面的接触.然而,网络世界开拓了人们的视野,克服了人们种种现实生活中的局限,让我们认识世界各角落的朋友,而分隔两地的亲戚朋友也可通过网络联络.
总得来说,我觉得网际网络利多于弊,只要善用,不沉迷,它会是现在及未来世界,人与人之间最方便,廉宜又普遍的沟通方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