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29

给子茵的话

子茵:

现在是周日,晚上十时四十分,我没有食言哦!
可是,下周你要考试了,可能现在你也不可能看这段话了。可是,当你得空时,这篇文章,你一定会找来看,因为你不仅三八,还很八卦啊!
当初认识你,你开始羞答答,后来问东问西,再后来,顶嘴闹情绪。可是我对你印象最深刻的可是你的八卦精神,你问了我的事,又问我的家人,我的狗狗,我的学生。我常告诉我的学生有你这个人,我的学生群里,都听过你的鼎鼎大名了。
可是,如你所言,这份八卦里,有着你的关心。是的,我感觉到了,那天,你跑出来把你的电脑书交给我时,我感受了那份想帮助我的心,真的,谢谢你。也因为你的热情主动,我们之间有了更多的互动与认识,你看,很少学生知道这个部落格,你却来了,而且知道了我更多的事情。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分离,是人间常事,当你长大了,你会发现生命中除了那几位重要的人物,其他人总在我们的人生中出现,然后又离开。但这份交集,一定也留下一些东西或一些记忆,给了我们的人生某些影响。我只希望,在短短的日子里,我没带给你不好的影响,也希望你记得的是我的笑容,而非那张凶巴巴的脸孔。而我也会把你扮可爱,跳舞的模样记在心里。
希望你继续阅读,阅读让我们人生变得不一样。
希望你继续写作,写作让我们快乐,懂得表达。
希望你继续勤奋,会自己翻开字典,自动自发学习。
当你长大后,可能你会发现,今天你培养的好习惯,将是你一生最好的财富。
最后,希望你这个孩子,如你父母对你的期望一样,一生充满生命力,不畏风雨,不怕困难,百折不挠。
祝福你,愿你永远快乐。





                                                                                                                                       师
                                                                                                                                        美月

星期六, 9月 28

祝福

有些故事,
我从来不打算跟人分享。
只在心里,永远储存。
希望每个善良的人,
都能幸福快乐。



星期三, 9月 25

人生减法,可是学问

她撑着伞,低头走着。
脚步,缓慢而沉重。

那是他们相识的地方。
一切,却是不一样了。
本来是朋友,
后来是情人,
现在,只有纠结。

爱情没有对错。
最终他选择了家庭,
回到太太的身边,
过回原本的婚姻生活。
留下一身坏名声的她,
以及一颗伤痕累累的心。

爱情很伟大,
却敌不过现实的考量,
孩子的责任,
财产的分配,
妻子的感情。
男人最终会觉悟。
那不过是一场梦,
或者由此至终,
都是一场游戏。

也许有修成正果的。
但大部分时候,
就是只有受伤。
没有其他结果。
 
生活必要时,
须要用减法。
不买不必要的东西,
不想不必要的烦恼,
不说不必要的话语,
不交不必要的朋友,
不涉入不必要的感情。

简单而快乐的生活,
可是一种人生学问啊。

星期一, 9月 23

生活里的创意

我的老朋友锦照带我和碧月到他的朋友家中。
一进他的院子,就觉得他的家好特别。
屋子是旧的,但那股创意却自然散发了。
上面这张照片,是他的家门口。
家中还有木桌,有茶具,有茶香。
有古旧的门窗,有草席般的床子。
我和碧月不约而同说:
你的家很古色古香啊!
这样有创意的人,
原来我们都在青运见过面了。
还有他的太太,
都是见过面的朋友。
我总觉得,这样的人,
一定也是快乐幸福的人,
因为创意满满的人,
总会在生活里发现惊喜。
是的,这样的人,
即使生活不富裕,
也会是心灵富足的人。

漂亮的灯笼



星期二, 9月 17

如果你不愿意成长,
生命中不可能有贵人。
如果你不愿意为自己努力,
生命不可能会出现成功的事。
如果你不愿意辛劳,
生命不可能有收获。
如果你不愿意付出,
生命不会出现奇迹。
简单一句:
你的人生,
没有人可以代替你去走,
你只能在一点一滴的努力中,
才有见到幸福成功的可能。

与心交流

很久没与朋友交谈了。
这些日子,
被动,安静。
朋友的一通电话,
我们就见面了。
谈了很多,
谈了好多个小时。
这个朋友很优秀,
却有的朋友对她敬而远之。
我的男性朋友说:
她的自我优越感太强了。
昨天,
无视她的高学历,
无视她的高收入,
就是 一场朋友的交流。
我在专心倾听里,
发现了她的好多优点。
在一个男性为主的职场上,
她不断努力提升自己,
并且保持认真与专业。
在面对未知的改变里,
她勇敢地追求梦想,
不退缩不轻言放弃。
因为努力因为勇敢因为坚持,
她才能在她的专业里立足多年。
认识她那么多年,
我发现原来唯有真心聆听,
不再囿于旧有的印象里,
我们看到的可能是
另一个角度的她或他,
也许那才是真实的她(他)。
在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里,
聆听,
耐心沟通,
都不再流行了。
我们没有了深度的交流,
只有表面的认识。
当在这个事事时时
都讲求快速的世界里,
人与人的心往往缺乏
真实地碰触与交集。
所以网络的朋友越多,
心灵反而越来越空了。





星期四, 9月 12

真挚的感情,无情的岁月。

(照片源自网络)
每张照片,都有它独特的故事。
这张照片,每个看的人都可能有不同的感觉。
接触老人多了,我看到了生老病死。
这种自然定律,没人可以选择逃避。
因为岁月无情,因为生老病死,
这次的分离,下次的相聚,
可能都不是我们能预测的结果。

无论多么能掌控人生,
无论多么富裕和能干,
无论感情多么的深厚,
我们都无法躲过岁月。


星期一, 9月 9

吃太多的食物又不运动是违反自然规律的。~王康裕

这句话,我要牢牢记住。

星期日, 9月 8

那些年

那些年,
我懒散又勤奋。
前途那么重要
娱乐那么吸引。
娱乐与前途,
不断地交战。
那些年,
我抱着那厚厚的书本,
偷偷看精彩的连续剧。
为那难背的理论烦恼,
心情随剧情起伏不定。
那些年,
书本买了一本又一本,
梦想造了一个又一个。
为着第二天的考试,
喝了一杯又一杯的咖啡。
那些年,
抱着书本入眠
半夜莫名惊醒,
躲在寒冷的黑夜里,
继续啃没完没了的课本。
那些年,
在那静到针掉也听到声音的考场里
时间一滴一滴地流逝,
监考老师走来了又远去了,
同学们时而抬头时而低头。
我们都苦苦思索用心回答。
那些年,
那张平平无奇的成绩单,
让我迷惑让我忧愁,
未来的方向
仿佛清晰好像模糊。
未来拥有太多的不确定。
那些年,
唯一明瞭的是
没有人可以取代我们的路。
自己的路要自己去走。
经历了跌倒了起来了成长了,
那才是真正地活过。

星期三, 9月 4

来自陌生人的祝福

今天看了一则温馨的新闻。

一个家庭到一家餐馆吃饭。
这家人包括了一对夫妻,
两个孩子,
还有孩子们的曾祖母与祖母。
夫妻八岁的孩子是位特殊儿童,
患上了癫癎,不能言语。
等待食物上桌时,
八岁的孩子开始制造吵声,
敲打桌子,丢妈妈的手机。
餐馆里有人投来了异样眼光。
对这对夫妻而言,
这不再是最糟糕的情况,
自从孩子在剛学会走路时,
孩子已经多次在公众场合失控。
就在他们感到烦恼无助时,
服务生把食物端上餐桌上。
另一位眼眶发红的服务生出现了。
她对这位妈妈说:
有人为你们付了晚饭的费用,
他也叫我把这张字条交给你。
字条里写着:
神只把特别的孩子给予特别的人。
这个及时的举动与祝福,
让这位妈妈感动不已。
这位妈妈过后在面书上分享,
并给了这位陌生人回应:
Dear stranger,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a blessing tonight in a way you will never know.

这位陌生人也许不知道,
他善良的举动,
不仅感动了这家人,
也给了世界
更多的陌生人,
温馨与温暖。













星期一, 9月 2

向大自然学习



今天早上,
在山林里走着,
迎面来了一个女子,
我看她走得小心翼翼,
看来是个新手。
我停了下来,
先让她慢慢走下斜坡。
停顿的那刻,
我抬头往上看,
树木很高,
叶子很密,
感觉很舒服。
那份不言而喻的生命力,
带来的是一种生活力量。
就像照片中的那课树,
我特别爱它,
每次经过,
总会看它一眼,
或者,抱抱它。
你可以想象吗?
一颗微不足道的种子,
经历了豪雨,
躲过了暴风,
不断往上生长,
变得又高又壮,
那需要多大的毅力与努力?
万物之灵的我们,
可不能逊色于它啊!



星期日, 9月 1

《其实我们都受伤了》

人不能独居而活。
因为除了食物空气水分,
我们更不能缺乏一个重要元素:
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爱。
从出生到死亡那刻,
我们一直与人发生关系。
关系,是一种养分,
关系,也是一种伤害。
我们在关系中成长,
我们也在关系中受伤。
也因为人无法脱离关系,
于是关系成了一门功课,
一门必须终身学习的必修课。
只可惜太多的人,
包括我自己却忽略了,
以致于在关系中受伤。
在 错误中不断地挣扎,
苦苦思索,努力逃避,
最终却不知所以然。
阅读《 其实我们都受伤了》一书
让我获益不浅,
重新看待自己,
也 重新看待“我们”的关系。
我想书中的核心内容,
讲述过往,尤其童年的伤害,
因为没有获得适当的处理,
以致它一直埋藏在心里,
即使成长成年了,
我们依然以小孩的角度,
窥看我们当年所受的伤害,
仿佛那份伤害就如庞然怪物,
无法挥去,也无能挥去。
这部分如果没有处理好,
我们依然活在阴影中受到伤害,
同时也伤害了关系中的另一个人。
导致我们无法在关系中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有空,不妨看看这本由苏绚慧小姐书写的书,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