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30

这个新年,过得很不一样,
没有去哪里,哪里也没去。
就在家里,伴着生病的老爸,
生活好像跌入了低谷,
换尿片是挑战,
半夜痛得无法入眠的老爸,
更考验着我的体力和耐力。
我知道
生活变得不一样了。
堂哥来了,
他说他肝病治疗了几个月,
七十一岁的他
没告诉过我们病情
却独自驾着车来看老爸。
我想起当年堂嫂患癌至离世,
耗掉的不仅是堂哥的积蓄
更折磨了他们一家一段日子…
人生的苦难从不缺少,
许多人也从未放弃过,
我知道,我也不应该例外。








星期四, 1月 19

12:41am的医院,
依然热闹着。
护士们在聊着话,
各种仪器在发声,
冷气却异奇地冷,
三件衣服
两条裤子
一条围巾,
依然抵不过寒气。
睡吧,睡吧,
明天会更好。

星期日, 1月 15

我们常常避免伤害别人。
于是继续暧昧不明,
却不知道那是另一种伤害。
误了对方的年月,
误了原本的幸福。
于是错爱的人继续错爱,
于是不爱的人继续沉默,
最终怨恨成了唯一的结果。











星期日, 1月 1

每种相遇,
都是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