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11

室友出去玩了,
房里只有自己。

寂寞它来访了。

也许有人,
也会寂寞。

也许很牤,
也会寂寞。

像一场倾盆大雨,
哗啦啦奏起乐曲。

总会雨过天晴啊。
没有谁代替自己,
就只有与它共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