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教坏学生

我学生写了一篇诗歌。
专业兼才华洋溢的老师,
彻底地把它改完了。
它成了老师的”佳作“,
没有属于学生的心血,
只有她的名字,
是属于她的。
那场颁奖礼,
成了学校的荣耀,
成了老师的光荣。
那个只有疑惑的得奖者,
却在是非黑白中苦苦思索。
这些莫名其妙的大人,
尤其那个稍有名气的指导老师,
只为了成就一时的风光,
到底给了她的学生什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