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22

汶栗的婚礼

昨天出席了汶栗的婚礼。
好久没见她了。
瘦了,美了,穿上了紧身又性感的礼服。
成了当晚美丽的新娘。可惜我没带相机。
不然就可以把美美的她贴在这里了。
见到了很多政说馆的朋友。
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
见到永固,又开始聊废话。
我们算是很熟悉的朋友。
可以聊可以玩可以挖苦对方。
可以很少见面,见面时却不陌生。
这样的朋友关系是最舒服的。
然后看到很多不同馆的人,
有加哺的,总团的,八打灵南区的,乌冷的。。。
好像是迷你的政说馆聚会。
那种回到团体生活的感觉又回来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