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4

在文明的社会里,
道德不过是对与错的问题。

民主的简单定义,
不过就是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26亿丑闻被报道后,
我们质疑什么是道德。

是成了非,
歪理成了道理。

一道简单的道德题,
政治人物的标准,
竟与人民相差十万八千里。

是我们人民愚昧,
还是尊贵的官老爷?

一个月以来,
我们充满质疑,
一种合乎情理的质疑。

居高临下的官爷,
却警告媒体与人民,
不要胡乱“毁谤”政治领袖。

民主,在这个国家
仿佛成了官是人民的主人。
人民只能成为YES MAN。

一切,似是而非。
 
普世价值被挑战被扭曲,
这些人,又可以走多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