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22

就那么巧合:
我们彼此相望,
就在约两百厘米的距离。
我喊了起来:
素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澳洲十多年,刚回来啊!
可是你不是在波德申吗?
你是我MMU的同学吧?
我是素真啊!你中五的同学。

哦,一场误会。

我见回了一个二十多年不见面的朋友!

十八花样年华的岁月。
一个个青春焕发的面庞,
突然出现在脑海里。

那一年,
我是个转科生,
来到一个陌生的班里,
班上的同学对我
即不特别友善,
也没特别的排斥,
感情是淡如水。

还是有些好朋友的,
就是坐在我四周的同学,
阿LAI与我最好,
男子头的她有着一颗细腻的心,
她活得不太快乐,
却是班上的开心果。
还有一个叫妙青的女孩,
就坐在阿LAI的前面,
她很“女孩”,和阿LAI是强烈对比。
我们三人常在一起,
聊很无聊的话题,
却是我们促进了解的途径。
一次在考场出来,
阿LAI说:你应该选某某题作答吧?
她是猜对了,这就是朋友吧。
偶尔有两个朋友参与我们的活动,
就是刚才遇到的素贞
和另一个叫阿珠的漂亮女孩。

如果不是这次的相遇,
我几乎忘记了这个人。

不是的,不是忘记,
是被太多的记忆埋葬了,
在年龄不断地增长后。

十八岁的年龄,
虽然离现在好久好久了,
可是凡走过,必留痕迹,
即使不再相见不再重演,
这些人这些事这些经历,
一直都在,不曾消失过。

那段青葱岁月,
我不断地用文字书写,
一字一句,都是生活,
都是一个少女的成长历程。

时代如何改变,
十八岁孩子的心理,
我们这些过来人或多或少
还是能体会一些明白一点,
因为生活从来没有白过。

总会一个不经意,
一切,历历在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