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3月 23

莫名的失去

今天到公公婆婆的坟前拜祭。
堂哥说不用烧先进的用具給他们,
烧了他们也不会用啊。

我在想,
如果有前生来世,
公公婆婆也投胎了。
婆婆离世时,
我还没有出生;
公公不在时,
我 才几岁。
那么多年过去了,
我们这些活着的人,
是否还在他们的记忆里?

但是他们却活在大家的心里了。
 
妈妈的葬礼结束后,
姐姐说我们永远跟妈妈道别了,
当时笃定的相信,有一天,
我同样会走一样的路,
在未知的空间里相遇。

当然后来我知道,
那真是正式离开了。

心里已接受了。

那份悲伤,
留在心里
还是很久,
淡却长。

这份感觉,
让我对失联飞机的乘客家属,
有了一份同理。
莫名的失落,
是一份多么难受的经历?
那份难熬的折磨,
一天就是一世纪吧。
难怪失控,忧郁。
莫名的失落
往往带来的是辅导学里的
“未完成悲伤”,据知,
这种悲伤比一般的失去,
更艰巨,更哀伤,
更加患得患失。

还有多久的等待?
没有人能确定,
是生是死?
更是一个未知数,
但活着与等待的人,
须要坚强与支持,
却是肯定的。

祝福你们,
请为生命好好加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