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4月 29

我经过一间洋房 ,
主人在打着他的狗,
小狗缩着身体,
不敢哼一声。
我盯着他,仿佛说:
小心我告你。
主人当然不怕我,
当然也不想我误会,
他对它说:
告诉你多少次不要在我车轮小便!
我想fifi如果是它的朋友,
它会如何教坏这只单纯的狗?
它一定会教它藏藤条或咬烂藤条,
如果主人想用手打它就作状咬他,
狗善被人欺,fifi深谙这个道理。
所以,教育
无论是人是狗,
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