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4

四月

四月来临的消费税,
应该是大马人民最近最热门话题了。
征税、起价,一种无形的压力,
就在这个月扩张到生活的每一处里。

四月的前一天,
我在理发店里听到一个男顾客的声音,
手里捧着书,却无法看进一个字。
男子的声音太大,情绪有点激动。
他在述说着政治里的种种弊端,
越说越激动,理发师的回应,
仿佛助长了这一份不满。
我没看这个男子的样子,
却对他充满熟悉感,
这样的一个大马人,
是不是或多或少
带着你我的影子?

就在四月的第二天,
我们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
也对首相纳吉提出了种种质疑。
事实上这些疑问也是人民的疑惑,
它不是党之间的矛盾问题,
而是国家的事,是人民的事。
首相是不需要天天回应这些课题,
但事实上首相也没给过我们明确的答复。
所以才有了街边平民的谩骂声,
才有了敦马哈迪措辞强烈的责问。
这些负面的情绪里,
其实有着更多的焦虑与担忧。
眼看国债越来越多,
贪污从没获得改善,
马币贬值,物价高涨,治安不靖。。。
这样的问题继续下去,
我们能过什么好日子??

四月,我们站在风雨路上,
充满了不确定,看不清方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