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19

抢劫

昨夜九时,我听到二姐在门外的叫声。
在楼上的我,
以为阿FI跑出去与邻居的大狗打起架来。。。
原来不是,是抢劫。

二姐把车停在门前,
想打开后座门拿东西,
一辆摩多慢慢驶过来,然后停下,
觉得不寻常的二姐,跑进了院子。
那个劫匪亮出了尖利的刀子,
一步一步走向院子的铁门,
二姐大声喊起来,
或是我家的阿Fi,
又或是那恐惧的喊声,
阻止了匪徒的靠近,
他打开了车门,
取走了不属于他的东西。
然后逃之夭夭。。。

报警吧,我说。
至少,警察应该要知道发生了这件事。
来到附近的警察局,
年轻的马来警员脸上目无表情,
他把事情的经过打在电脑上,
请看看我写的对不对。。。他说。
然后,我们问被夺走的平板电脑是否可以追踪到匪徒的位置?
他无法给我们答案,他说至少您们可以用这张报告纸
做些什么的如可以终止电话服务。。。

心冷了下来。
就随时间不了了之??

我们坐下不久,一对母子出现了,
他们对警察说着我们刚才的话:
“我回家了,把车停在门前,然后。。。。。。”
因为同样的遭遇,我们竟然有了交集。

然后,我们又得去另一个警局,
见另一个警官,
我们其实没心情去了,
为我们录口供的年轻警员说:
你们一定要去一趟的。
 那对母子的儿子说:
一起去吧,反正办同样的事。

晚上十时多了,
就因为一宗抢劫案,
一小时还不认识的我们,
竟然坐在同一辆车里,
述说一个共同的生活话题~治安问题。
话匣子打开了,
我才知道我们的社区,
前天才有受害者被敲头抢手机,
知道附近的住宅区也刚发生了抢劫案,
还有我们这两宗案件,或者
还有一些不知道的。。。

来到加影警局,
我们进入一间办公室里,
见了负责的警官,
他就坐在一个小小的办公室里,
他的椅子下扣着一个刚捉回来的年轻人,
他又再次为姐姐录取口供。
我在旁端详在警官椅子下的年轻人 ,
应该不到二十岁吧!
没有害怕的神情,
眼神却掩不住疲累。
警察局的另一端传来了 责骂声,
一个警官在骂着一个被扣押着的少年。

一切办好后,
我们就离开了警局,
警官临走前叮咛我们下车时小心,
确定没任何摩多经过才下车。

接近深夜了,
望着被扣的青年,
想着这位蛮尽力的警官,
我看到的是一场无止尽的追逐。
治安不靖难道真得只是警察的问题吗?

回到家里,把车停在屋旁,
我们一支箭似地飞回家。

今天,明天,将来,
咫尺的距离,
竟也叫人心惊胆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