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13

星期天

今天是星期天。
七时闹钟响了,
七点半才起身。
煮了狗粮,
爸爸带着fifi和boy散步回来了。
我唤它们吃饭,
fifi狼吞虎咽,
好像饿了几天,
boy看了一眼没兴趣走开了。
我拉高嗓子:
boyboy吃饭啦!
fifi吃完自己的,
也把boyboy的吃完。
就那么一会儿,
食物全进入fiffi的肚里。
我来不及拯救那盘食物,
就对着fifi骂:
肥婆,干嘛吃了别人的东西?
你还不够肥吗??
它瞪了瞪我,
无视我的生气。
我真想揍它一顿。

今天到老人院,
两个月没来了。
跟院里的老人聊了一些,
坐轮椅的阿伯呢?
去世了,几个月了。
一个大叔说。
我最后一次见他,
已经有预感他不久人间。
之后,我没有勇气问,
死亡,是一件伤感的事,
尤其是凄凉的离开。
今天我们却碰到了这个话题。
每个人难免一死,
我与两个大叔,
不知谁说了这句话,
大家都沉默了片刻,
这个地方,
往往是生命告别的驿站。
"可是我们得活的好一些",
结果我说了这句话。
朋友叫我不要再来老人院了,
他说那个地方死气沉沉。
可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把阳光带进来呢?

邻家的小妹妹来我家温习功课。
她突然问我:
“为什么你总是叫我小妹妹?”
我有些惊讶她的问题。
不知几时开始,
我叫她小妹妹,
家人也叫她小妹妹,
连小展也叫她小妹妹。
好像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是小妹妹真的不小了,
她已经五年级,
并且也有一百五十多cm身高。
最后我还是回答她的问题:
因为你长得可爱啊!
她立刻脸红了起来。
其实这样的称呼里,
或多或少包含了疼惜的味道吧!
希望这次她的考试能顺顺利利。

四月中了,
我五月尾也要面对考试。
年初,一个同学跟我通电话,
他提醒我要早做准备,
并说那几门课的资料好像一本百科全书。
哪有那么夸张呢!我心想。
现在我拿起《古代汉语》的书来读,
就发现如果我再不好好读书,
恐怕真得来不及消化所有的东西了。
所以,四月与五月的日子,
除了工作之外,
准备小论文和读书,
就是我最重要的任务了。

这个星期天的晚上,
就留给我的书本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