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9

电话响起,
那把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传入了耳朵里。

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没有称呼,
好像一对好朋友,
那么随意的邀请。

可是我似乎把他忘了,
却又在记忆库里寻找,
那个熟悉的他与经历。

我回过神,
问他好吗?

电话那端是不悦的语气。
关心,也许也是一种困扰。

没有见面,
也不会再见。

唯一共同拥有的,
是那段一起走过的记忆。





沒有留言: